穿在身上的咖啡渣_B一生活_同乐城正网_凯时娱人生就是博

当前位置:主页 > B一生活 >穿在身上的咖啡渣 >

穿在身上的咖啡渣

2020-07-28

浏览量:788

点赞:393

被很多民众认为会污染环境,所以纷纷出走外移还被冠上「夕阳工业」的纺织厂,如今要立足台湾并不容易,但要怎样力求突破转型更不简单,回顾当年,陈国钦夫妻是从买咖啡时,看到婆婆妈妈跟店员要咖啡渣的举动,得到了灵感。

赖美惠:「全世界都在讲环保的概念,那我就是一个念头闪过去,是不是可以用在我们的衣服上面。」

陈国钦:「我太太说,那可以除臭,呦,你身上的味道那幺臭,可不可以除你身上那个臭,我说欸,可以呦,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点子。」

穿在身上的咖啡渣

太太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让家里三代从事纺织的陈国钦,很认真的放在心理,开始动起咖啡渣的脑筋,做了不少研究。陈国钦:「在全世界的贸易产业里面,第一个最大的是石油,第二大的是咖啡啊,通常喝咖啡的人,都想说,享受一杯咖啡就好了,对不对,可是呢,大家都忘记一个事情,我们喝一杯咖啡,只有用到它的0.2%,还有其他的99.8%,这个部分它是有用的,但是人们把它当成废弃物。」

怎样让咖啡豆物尽其用,不辜负这项农业资源并结合自己做得辛苦的纺织业,发现新蓝海呢?由于当时全世界还没有人,申请这项专利,让陈国钦看见了机会,要研发生产,除臭又环保的咖啡纱。

陈国钦:「光台湾一天喝不要的咖啡渣,丢掉的有30吨,30吨是多少?3万公斤,我们不可能收3万公斤,可是我们每天收至少5、6百公斤。」

跟各大咖啡店及超商回收咖啡渣之后,就要赶紧处理。陈国钦:「这里就是在炒咖啡渣的动作,为什幺炒它?因为咖啡渣如果拿回来1天2天它就发霉了,它就有菌,那你就不能用了,所以我们必须要趁新鲜,垃圾变黄金,也要趁新鲜。」

把咖啡渣磨成400奈米,只有头髮的1%微小颗粒,让它吸附在纱线,甚至是回收宝特瓶抽出的纤维上,更加环保,结果这咖啡纱创意一推出就大受欢迎。陈国钦:「全世界大概每天有10亿的人喝咖啡,所以他一看到,咦,很神奇喔,你的咖啡渣可以做成这样的纱线,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只是掌声,却没有维持太久。陈国钦:「穿起来很香,半年之后就退回来给我了说,欸有点噁心,为什幺?因为里面有油(咖啡油),那个油把我身上的油连结在一起,所以身上的香味臭味跟原来咖啡的香味混在一起,混在一起就有一点噁心的味道,所以(咖啡纱)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的时候,人家都觉得这样子不行、不行、不行,所以那个阶段真的是很想放弃。」

人生不顺遂的时候,往往是祸不单行,没想到不仅事业遇上瓶颈,连身体也亮起红灯。陈国钦:「我工作很投入,所以就疏于照顾身体,那体重第1个是很胖,第2个我的血糖控制不好,我的血压控制不好,那我太太很担心,所以有一回我开车,开到眼睛都看不见,我回来头痛,我从来没有偏头痛。」

原来高血压跟糖尿病同时找上门,焦急的太太赶紧要先生调整步伐。陈国钦:「每天早上叫我要喝3千c.c.的水,每天要减量,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控制我,每天逼着我去运动,从那个运动场4百公尺的跑1圈,跑不完,到慢慢的跑,1圈、2圈、3圈到最后我去参加10公里路跑,然后几次之后,我就参加21公里路跑,那最后我就参加42公里全程的马拉松。」

从工专学妹,变成牵手跟事业伙伴的赖美惠说,她的先生,就是爱冒险。赖美惠:「他喜欢挑难的做,就像他得了很多的一些马拉松的奖牌,他的观念就是挑战。」

迎接挑战,不怕困难,虽然陈国钦的身体恢复健康,只是事业上的难关,却还横在前方,他凭藉着跑马拉松的毅力,8次改良原本有色有味的咖啡纱,历经近4年的撞墙黑暗期,烧掉2千多万资金,就在萃取掉咖啡渣里的油脂,让咖啡纱变得无色无味,又能除臭之后,这才终于重新赢得国际的肯定。

陈国钦:「看到全世界,我们的竞争对手,这些全世界,我们去研读他的成整过程,他的人员研发的人特别的多,所以我就跟像逢甲大学的纺织系、台科大、北科大、文化大学、辅仁大学、亚东技术学院,这些学校取才,把这些学生纳进来,成为我们的研发团队。」

重视人才的陈国钦说,要有国际的视野,清楚竞争对手的位子在哪里,如何赢别人一步,是整个团队必须努力的事情,也使得国内外用他们环保布料的厂商,从2、3年前的7、80个品牌,到现在超过100个,其中从美国返台的设计师刘颢,就是支持者。

刘颢:「我在创立这个品牌的时候,是以环保概念为主,在市场上很多已经有有机棉环保纱这些,然后那时候听到咖啡纱,是一个很新的材质,所以就觉得来试试看,用在比较流行上,流行设计的款式上。」

消费者穿了之后,也有不错的回馈。消费者陈力瑜:「比方说你纯棉的,它可能穿了之后吸汗,就会有一点点汗臭味,可是这咖啡渣的部份,它甚至有时候,可以穿了2天、3天,然后你不会闻到它的汗臭味。」

回到实验室,研发出咖啡纱的陈国钦,还没有停下脚步,他继续在咖啡渣萃取出的「咖啡油」中,发现新大陆。陈国钦:「低阶的我们讲说,做成香皂,或者做成洗髮精,可以做PU跑道,可以做防水,屋顶的防水层也可以做成你的椅垫,像我们这个发明,它可以做成泡棉,你可以做成乳胶的概念,你可以做成胸罩。」

没想到咖啡渣,竟然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还可以有这幺多的用途。陈国钦:「可以自然水解,所以放在大地里面,它不会成为我们千年的负担,不会,非常环保,非常环保。」

穿在身上的咖啡渣

后来,咖啡油提炼的PU薄膜,又成了陈国钦研发成功的新武器。陈国钦:「这块布撑在这里,从2006年的10月30日撑到现在,我们看这个气从下面会透起来,那水下不下去,因为这里面有一个薄膜,白色的这个是薄膜,那这个薄膜,我们也拿到了发明奖,也拿到了专利。」

这种专利薄膜做成的衣服,跟国外知名品牌比起来,一点都不逊色,虽然防水功能不分高下,但是透气程度,却有很大差别。陈国钦:「我每次跟老外讲,丽莎、珍妮,它们在水中很不快乐,可是当你给它加加油,我就把这个东西交给老外,老外他就蹦啊蹦啊,他就给它帮浦,就给它打气加油,然后它就很快乐,那种感觉你看,他们很跳跃有没有。」

不过,另一件国际品牌的对照组,就是无能为力。陈国钦:「它就是不透气,我再怎幺出力,它就是不透气,吼,差多吗?差很多,所以这2只鱼,就不快乐啊。」

陈国钦付出的努力,从小小实验中,就能看到这项独家专利的可贵。陈国钦:「即使运动都要漂亮,即使登山都要感觉舒适,都要感觉透气,都要感觉能够保护你身体,这是我们要的,这就是我们材料科学的重点,所以要研发,要有专利,要有品牌力,要有技术力。」

科技跟创新,让台湾的传统纺织业,持续在国际上扮演重要的角色,而身为其中一员的陈国钦,则是特别重视研发,这让纺织业的大老印象深刻。

纺拓会纺织所前董事长黄耀堂:「那时候还不太了解它是怎幺样的公司,有一天他的大楼要开幕,请我来参加,我第一次到这里来发现说,哇,这个大楼真的不简单,整个大楼都是在做研发,这个大楼跟纺织所可以相提并论,那幺它整个大楼做研发,其他的纺织业者,可能是整个大楼在做生产线。」

正因为重视研发,让陈国钦的团队已经取得32项世界专利,不过要不是没有后顾之忧,势必无法这样往前冲,陈国钦谈到另一半的付出,还有点哽咽。陈国钦:「我们一路走来就是,太太给我很多的支持,很多的支持我想到这一段我就…。」赖美惠:「我觉得我老公真的很棒,因为他喜欢挑战,喜欢做人家没有做的事情。」

俗话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台语也有句话听某嘴大富贵,太太的一句话,让陈国钦走出完全不一样的纺织路,他也感到自豪。

陈国钦:「我们要向全世界发声,因为10亿个人,每天产生的咖啡渣,多幺的多,而如果把它成为工业用途,或者成为民生用途,我们就是世界的贡献者,我们不是世界垃圾的製造者。」

从欧美开始流行到全世界的咖啡,没想到来了台湾把咖啡渣都变成了黑金,做成各式环保产品,让他们在民国100年,取得台湾百大品牌,先前也拿到三大全世界的发明奖,美国匹兹堡、德国纽伦堡还有瑞士日内瓦的三个金牌奖,让世人对台湾创意刮目相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