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垃圾袋上金钟奖,是谁的错?论时装评论的类比法_B一生活_同乐城正网_凯时娱人生就是博

当前位置:主页 > B一生活 >穿垃圾袋上金钟奖,是谁的错?论时装评论的类比法 >

穿垃圾袋上金钟奖,是谁的错?论时装评论的类比法

2020-07-28

浏览量:390

点赞:341

穿垃圾袋上金钟奖,是谁的错?论时装评论的类比法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脸书提醒我金钟奖过了,也附赠了一些金钟现场的时装评论。

我注意到时装评论有时会用一种手法:将对方的衣着类比成某个东西。这种手法很有用,有用到有时候你几乎只要讲完类比,别人就知道你的评论内容了(例如:某某人的裙子让我想到超商用来装便当的那种网状的袋子)。

这种手法通常很有说服力,会引起「啊哈!」这种反应,让读者有被点醒的感觉。然而我认为这并不公平,因为当这种手法成功的时候,它就已经不只是单纯的评论,而是介入并改变了观众的认知模式,让被评论的对象,在观众心里变成「另一种东西」。

有一次出去玩,点了当地有名的小吃,我吃了两口觉得还不错,但抬头看到对面阿条迟迟没有动手。阿条看了我一眼,说:「你不觉得这一碗长得很像 XX 吗?」这句话真的很有效果,我是吃东西很不挑的人,但那碗东西最后是怀着心里疙瘩勉强吃完。(那个小吃真的长得很有特色,为了不影响你下次出游的吃食乐趣,我就不公布 XX 是什幺了)

XX 跟我们点的食物有关係吗?其实没有什幺关係。虽然不觉得会有人真的去尝试,但我敢说它们的口感和味道天差地远。在阿条多嘴之前,我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把那些食物跟XX联想在一起。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无法在不想到 XX 的情况下去吃那个小吃。这或许是为什幺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去吃第二碗。

阿条的评论并没有改变那碗食物的口感和味道,但是它改变了我认知那碗食物的模式:它让我无法抗拒地把那碗我们特地点的当地小吃,看成一种我打死都不会去吃的东西,并消灭了我对它的胃口。

阿条的话害我不得不把食物联想成XX,而一些时装评论做的事情其实满类似的。考虑这个情况:

建成看着台上女明星的裙子,他注意到这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穿蓝色系的裙子,裙子上面规律的破口和绉折随着步伐形成波浪,看起来很舒服。然而,阿条显然没有那幺欣赏女女明星的穿着。

「欸,」阿条用手肘拍了一下建成:「看杜小芬那个裙子,是不是有像小七装便当那个网?」

「靠……」建成再也看不到步伐的蓝色波浪,取而代之的是缠着大批网袋、拉拉匝匝的双腿。

在这个例子里,「类比法」主动提供你灵感,让你把特定衣着联想成一些你绝对不会想穿在身上,或者有着低俗、搞笑、廉价的形象的东西。当这个任务达成,可以说根本就不需要评论了,因为你已经很难转换认知模式,把那些衣着理解成某些更好一点的东西。

然而,我认为这种评论方式不太公平,因为它们的说服力主要来自于它们先改变了观众对于特定衣着的认知。对我来说,在阿条多嘴之后,眼前的东西跟五秒钟之前我觉得满好吃的那碗东西似乎已经不是同一碗东西。对建成来说,在听了把裙子类比成超商便当袋的评论之后,恐怕也很难再用「超商便当袋」之外的认知模式去看那条裙子了。

当然,「把裙子类比成超商便当袋」这件事情本身很有恶趣味,就像其他一些时装评论可能会把衣着类比成「以为自己绑满气球就可以飞起来的巴士」、「新鲜的透抽」或「被路杀的扁平乌龟」。这些写作方式在吸引读者之余,也强化了转换认知模式的效果。然而,若「这个评论超恶搞的,好好玩喔」会让评论更有说服力,那幺,这类时装评论能合理显示的可能并不是该衣着在美学上有问题,而是人性对于恶趣味的索求。

Photo credit: PathDoc/Shutterstock.com

或许会有人为时装评论的类比法辩护,指出:不管是什幺评论,都会有「改变认知」的效果。例如,如果有人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明确指出文章里一个很严重的谬误,你在读了他的评论之后,恐怕再也没有办法把我的文章认知成「一篇还算合理的文章」了。

然而,「对于论理的评论」和「时装评论的类比法」不同的地方在于,「一篇文章的主要论点有严重谬误」本身就构成理由去让你认为这篇文章不合理,但是,「一套衣着有潜力被类比成一种很愚蠢的东西」本身并不构成理由去让你不喜欢那套衣着,就像是「一道菜有潜力被类比成一种很噁心的东西」本身并不构成理由去让你厌恶那道菜一样。当文章出现谬误,通常是作者的错,但是在食物和衣着的场合,通常并不是这样。

有人可能会认为,即使评论者可以把艺人的衣着类比成某些好笑的东西,这也不能怪评论者,因为,若是艺人自己不要「穿成那样」,别人也没有机会见缝插针。

当然你可以说,是艺人给了评论者恶搞自己的机会。然而,想想看这个问题:

要怎样穿,才不会让人有恶搞的机会?

承认吧,基于人的想像力和创意,只要是「特别」、「不一般」的穿着,大多有机会被恶搞,之中的差别,仅在于评论者想要恶搞谁而已。因此,「有没有被恶搞」恐怕不是判断衣着美学价值的合理标準。

当然,艺人可以选择穿得「平凡」、「一般」,例如有一些男艺人穿常见配色、款式的合身西装上阵,这种策略就让他们不太容易被恶搞。但是,这些「平凡」、「一般」的穿着,是我们对于时装的期待吗?我不是时装专家,对于时尚也没有什幺独到品味,但我满怀疑这件事情的。

我并不是在主张说,时装评论的类比法永远都不是恰当的评论方式。你可以想像这个情况:

仟成看着台上女明星的裙子,他注意到这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穿蓝色系的裙子,裙子上面有规律的破口和绉折,随着步伐摆动。但不知怎地,仟成总是觉得这个裙子的颜色和形状搭配很奇怪,而且不是好的那种。

「欸,」阿条用手肘拍了一下仟成:「看杜小芬那个裙子,是不是有像小七装便当那个网?」

「对吼!」仟成忽然发现他为什幺不喜欢那条裙子了。

你可以比较一下仟成和建成的处境。阿条的评论对仟成来说有说明力(即使阿条可能并无此意),它解释了为什幺仟成会觉得杜小芬的裙子「颜色和形状搭配」有点奇怪。然而,在这个情况下,阿条的类比对仟成来说合理,是仰赖仟成在看到裙子的时候,刚好跟阿条有相近的美感反应。在这个例子里,阿条的评论说明了一些事情,但并没有改变仟成对裙子的看法。

时装评论是品味交流的一环,人们彼此讨论自己的喜恶,并试图提供说明、说服和反驳,这是文化生活当中的有趣部分。类比法是常见的时装评论方式,但就像上文指出来的,它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合理的结果。

在类比法之外,还有哪些比较合理的时装评论方式呢?这是我们可以想想的。

NOTE
这个关于小吃的经历是我捏造的。如果你有习惯看我的文章,可以记住这件事:凡是有「阿条」这个角色出现的例子,都是假的。

《哲学哲学鸡蛋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