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源诅咒》中“机枪哥”酋拉的故事 _R生活图_同乐城正网_凯时娱人生就是博

当前位置:主页 > R生活图 >《血源诅咒》中“机枪哥”酋拉的故事 >

《血源诅咒》中“机枪哥”酋拉的故事

2020-05-28

浏览量:550

点赞:145

请大家点此处前往B站链接 关注和支持小虎

人只要埋下头去,非把自己浸泡在回忆的福尔马林里,就会发现瓶底的光鲜过去乏善可陈,疯了一样地翻箱倒柜,想要酩酊大醉却难以入口,想要注入血管的却剂量不足。

酋拉乾脆选择留在这片伤心之地,任由自己对旧雅楠亡魂的愧疚窸窣沉积,静候自己与环境融为一体。享受血液蒸烤的恶臭和手上火器的硝石气息,或许罪孽深重不是他守着机枪和碉楼的原因,或许是他不肯回到一个四面没有石砖和毛玻璃的血源社会里

看似无所牵挂,半生凋敝,守着一份无援的残灯聊以自慰,而酋拉,已经迷恋上旧雅楠的封闭和高墙,依赖着外人眼中——“烈士报恩,死城困兽”的美谈,

直到猎人的帽檐上长出病藓和菌苔,直到血债高筑的深仇找上门来。

当你无视“不得入内”的警告,撕掉旧雅楠大门上那泛黄的封条,酋拉安定已久的戒备突然被点燃,他熟练得接上供弹链,校正好诸元,机枪的金属转轮飞快地提高着转速,下一秒——金属的暴雨就将劈头盖脸地袭来,而你正好奇地打量着旧雅楠的颓败街景,浑然不觉...

封面遗照来源-hunter bb

往期回顾:

《黑暗之魂》中“太阳骑士”索拉尔的故事

《黑暗之魂》中“洋葱骑士”杰格迈尔的故事

《黑暗之魂》中阿尔特留斯的故事

《血源诅咒》中“鸦姐”艾琳的故事

《血源诅咒》中“神父”加斯科因一家的故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