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写作是为了让生活更容易,不是更夹杂。」──廖玉蕙谈世代_爱生活_同乐城正网_凯时娱人生就是博

当前位置:主页 > 爱生活 >「阅读写作是为了让生活更容易,不是更夹杂。」──廖玉蕙谈世代 >

「阅读写作是为了让生活更容易,不是更夹杂。」──廖玉蕙谈世代

2020-06-11

浏览量:874

点赞:970

「阅读写作是为了让生活更容易,不是更夹杂。」──廖玉蕙谈世代

「帮她们选书当然会先估量他们的程度,但是,」廖玉蕙道,「不要小看她们。」

廖玉蕙口中的「她们」,讲的是自己的一对孙女;「估量程度选书」自然是廖玉蕙目前与她们共读时的考量,但「不要小看她们」的体认,不止来自小孙女聪敏的回应,也来自廖玉蕙的童年经验。

「我的母亲学历不高,但很喜欢看书,」廖玉蕙回忆,「小学的时候,母亲会要我帮她去租书店租书,主要是各种小说。租了小说回来给母亲,我也会跟着看,所以我国小就开始读成年人看的小说了。不过母亲不让我看小说,被发现的话就会被打,我只能偷偷读。母亲的阅读量惊人,有时到租书店去,老闆会对我说『租完了,租完了』,意思是我已经租过店里所有小说了,得等他进新书才行。」

几年之后,廖玉蕙转到另一个需要通勤的小学,上下学途中的书店,也成了她重要的阅读补给来源。「站在书店里读,要到时间太晚了、再不走就要挨打了,我才放下书回家,」廖玉蕙笑着说,「但还没看完的情节,会一直在脑里打转,所以我就乾脆自己把故事往后编。于是,隔天到书店去找同一本书的重点,不是接着读后续发展,而是想赶快看看:自己编的和作者写的是不是一样?我有没有猜到作者接下来的情节走向?」

这幺说来,廖玉蕙那个时候就已经不自觉地开始了创作练习;不过得到大学时代,她才开始尝试投稿。当时廖玉蕙住在宿舍,担心被别人看见退稿信,所以投稿时还刻意使用假名;只是她没收过什幺退稿,倒是因为写稿的关係,被诗人痖弦找进《幼狮文艺》当编辑。待廖玉蕙写过许多採访稿、走进家庭、到学院教书、出版散文集《闲情》、以朴实幽默笔调让国内读者眼睛一亮的时候,自己也已经成了妈妈。

「因为小时候母亲不准我读小说,所以我自己成了妈妈之后,总觉得要做不一样的事。」廖玉蕙笑道,「所以我会鼓励孩子阅读,不过重点不只是读书,而是在他们接触创作之后的讨论。比如说他们小时候就看过狄西嘉的《单车失窃记》,看到最后那个人要下手偷车的时候,他们会跳起来说:『不要,不要!』别觉得孩子一定看不懂这些电影,从他们的反应以及后续的讨论,会发现小孩子其实是能够看懂的。」

从小养成的讨论习惯,一直到现在仍然持续,廖玉蕙的孩子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仍然会与妈妈一起讨论自己的阅听或者生活经验。廖玉蕙发现,当年帮孩子选择阅听作品的初衷,除了对自己年幼时期的某些反抗之外,主要还是阅读可以培养孩子的同理心,让他们了解更多人情义理,但是在讨论的过程中,孩子也会表达自己的需求,从阅读经验出发的对话里,意外地出现了让亲子关係更融洽、家庭成员更紧密的功能。

开始与孙女共读之后,廖玉蕙的体悟,与当妈妈时又不大一样。

「现在绘本比从前多,所以我陪孙女看了不少绘本,」廖玉蕙道,「她们读绘本的时候,不一定会被文字描述的故事框架固定住,反而可能会注意到画面中的小细节,或者是大人眼中看起来纯属点缀的小角色。明明不是主角,但她们会在下一页追寻那个小角色的状况,另外编出属于那个角色的故事。」

想想,这与廖玉蕙国小时自己帮书中角色接续故事的举动,似乎有点类似。「读每种书都可能会有额外的获得,文字也不见得一定比图像高等,」廖玉蕙补充,「所以阅读不要自我设限。」

从年幼时在母亲管教下寻找出口的阅读经验,一直到与儿孙共读而产生的后续讨论,阅读是廖玉蕙与家人彼此理解的途径,也是让儿孙持续对世界产生不同想像的传承。「我一直觉得,阅读写作是为了让生活更容易,不是更夹杂。」廖玉蕙的人生经验,正是这句话的最佳验证。

《文学盛筵》

相关阅读